逆境中的启功 - 启功书画网

逆境中的启功

2017-03-24 20:26:25 韩继东 点击数:

 

 

 

    2005630,启功先生溘然长逝,《书法报》刊登多篇纪念文章,寄托众多书法爱好者的哀思。这些文章大多回忆启老在粉碎“四人帮”后引领书坛的盛事,而在此之前他在逆境中的往事则少有认知。

 

     

 

“文革”初期我在大街上看到启老是日本特务的传单,我放心不下,去86号探视启老。启老的夫人说,红卫兵来抄家,北师大的红卫兵说启老的书是北师大的财产,贴上封条,别的红卫兵就不来了。我猜测,一定是同情启老的人保护了启老和他的典籍,实乃不幸中的万幸。

 

“文革”中我大学毕业被分配到东北的煤矿工作,每年回京探亲必去探望启老。有一年他得了美尼尔氏症,行走不稳,让我扶他去故宫鉴定明代王冕无根兰花画作的真伪。他与故宫的几位领导探讨,得出画作是赝品的结论。由此我不仅佩服启老带病忘我工作的作风,而且得知他是文物鉴赏的专家,崇拜不已。景恩同学告诉我,三姑夫经常读帖、临帖。我每次去启老家,在他不足9平方米的屋子里常有切磋书艺的朋友来访。


 

启老35岁时注释《红楼梦》,我看到北京西山发现曹雪芹遗物的报道以及他在《文物》杂志上发表的关于将“优选法”用于书法的间架结构的文章,就写信给他。他回信说:“曹雪芹故居我没得参观,究竟如何,所题诗又是什么内容,我都不知道。总之,我觉得曹雪芹之高明全在红楼梦一书。如果获得与他有关的东西,只是增加我们对这位作者的仰慕和纪念,恐怕对于分析和研究这部著作很难有直接帮助。当然考古的目的也并不是要从遗物中分析作品,也只是为了纪念作者啊!我是爱读红楼梦的,因此对书以外的东西,便有些关心不够了。”

 

在信中他还说:“以前谈过优选法写字问题,我至今还没有写,可惜咱们距离太远,不然你可以帮我写就好了。”“我现在每天在家写字、临帖……

 

启老在病中仍坚持写字。他说:“目前我的纸、笔、手俱不听我使唤,主要是由于心、脑、眼未恢复,所以竟写画不出什么来。”


 

我曾写信告诉他我工作的所在区法库县出土了辽代墓画一事。他回信说,此话正在故宫修复,因病未能去看。10个月之后,他在给我的信中又描述了辽代墓画的内容。如此认真的态度令我感动。

 

1976年粉碎“四人帮”之后,我回京看望启老,他神采飞扬地对我说:“来!我给你写幅中堂!”启老喜欢毛主席诗词,曾送我线装本的《毛主席诗词选》,我请启老写“西风烈,长空雁叫霜晨月”与“踏遍青山人未老”两首。他用大白云笔写,一为行书,一为草书。在启老的书法作品中,写毛主席诗词的很少,他送给我的这两件礼品弥足珍贵。


 

 

 

附注作者的信:

 

启功书画网:

 

     我从1959年与启功先生相识,见他最后一面是1990年。我是他的内侄章景恩的同班同学,常去小乘巷86号玩儿,因此得识先生。先生去世后我曾在书法报2006年第6期(总1121期)(200662815 [兰亭发表了逆境中的启功----启功先生逝世周年纪念一文。希望贵网能将此文收录在贵网的[纪念]栏目中,我打字的速度慢,只好劳驾你们了。先生曾送我两幅中堂----毛主席诗词,我会在贵网上发表。我还会写一些回忆先生的文章,为贵网补白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此致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深圳    韩继东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

来源:申博娱乐
留言咨询
提交留言 (* 为必填项目)
* 姓名
* 内容
* 验证码
本站所有内容版权归启功书画网所有 未经同意 请勿转载
在线QQ:85024181 启网超级群:195578219,普通群:33906398 或15375143 地址:启功书友会
京ICP备09020470
安全联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