门外说“书” - 启功书画网

门外说“书”

2014-05-02 08:20:13 点击数:

门外说“书”

 

 

2014年04月30日

常跃强

说到宋朝的书法,一般的说法是“苏、黄、米、蔡”,这个“蔡”本指蔡京,因为蔡京奸,所以人们把这个蔡换成蔡襄,其实蔡京比蔡襄写得好。我见过蔡京的字,比较一下,蔡京比蔡襄写得确实好,你读读《水浒》,就知道这个“蔡”到底是指的谁了。

因为蔡京奸,所以书法不传。

他最后是饿死的。

因为他误国,最后在流放的路上,老百姓连个烧饼也不卖给他,所以他因得不到食物,最后也就饿死了!

他的书法不传,跟这是有关系的。

从蔡京书法因人品不传,我们应该悟出一个大道理,那就是一辈子要做个好人!就是暂时吃点亏,也不当坏人、小人、不齿于人类的人。

有一回,宋徽宗问米芾:“本朝以书名世者凡数人?”米芾曰:“蔡京不得笔,蔡卞得笔而乏逸韵,蔡襄勒字,沈辽排字,黄庭坚描字,苏轼画字。”上复问:“卿书如何?”对曰:“臣书刷字!”

有很长一段时间,我对这个“刷字”的“刷”很不理解,何谓“刷”呢?

但是,我跟魏启后老先生关系不错,他写字,我曾经一晌一晌地在旁边看。他怎么用笔,我是记到心里了,当然包括他用侧锋。那时候不理解,光觉得他这写法跟乡间的那些人的写法不一样。可谓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。

前两天看资料,魏先生说:我这就是刷字!

这句话,若醍醐灌顶,我忽然一下子开悟了。原来魏老先生的书法就是刷字呀!怪不得李学明的大学同学、书法家张树林先生几十年前就对我说:米芾那点真精神让魏先生得了。

话说到这里,就该说说这个“刷”字了。所谓“刷”就是用侧锋运笔。但这运笔又不能太重,而是顺势而过,这样“刷”出来才是那么回事。有的人用笔太重,这就误解了老先生的本意。

是啊,魏老先生对颜真卿和柳公权的看法,就是嫌他们下笔太重。

老先生在世时,我曾打电话问他:如果我学书法,该学谁呀,魏老?

他在电话那头给我传了真经。他说:先学欧、虞、褚,再学苏、黄、米,中间学“二王”。接着,他又补充了一句:赵孟頫也不是不可以学。

当时我并不太明白。

现在我明白了,启功先生说得好:书到唐时始烂漫。他那意思是这之前书法还是个小孩,还不成熟,到了唐太宗李世民时,由于他特迷王羲之,又大力提倡,这才使书法臻于成熟。

于是,后来就出现了欧、虞、褚、薛,再往后就出现了颜、柳。

到了宋朝,就有了苏东坡的“尚意”说。“尚意”二字有很多种解法,但我认为还得从源头上找。咱得看看苏东坡先生是怎么说的,他在《墨君堂记》中论文同画竹,说了一番这样的话:“然与可独能得君(竹)之深,而知君之所以贤。雍容谈笑,挥洒奋迅而尽君之德……得志,遂茂而不骄;不得志,瘠瘐而不辱。群居不倚,独立不惧。文可之与君,可谓得其情而尽其性矣。”

后生可畏。一位叫韩刚的年轻学者解释这一段话的意思是:文艺作品与作者的性情是高度一致的,有什么样的性情就直接吐露为什么样的作品,无需“动心忍性”,作品完全是性情的表象,中间不需要什么思量、安排、忌讳、掩藏。元好问说:“自东坡一出,情性之外,不知有文字。真有"一洗万古凡马空"气象。”可谓深谙个中三昧。

如果把这一段话与苏东坡的《自评文》联系起来看,就会更明白了。

写文章与书法是一个道理。

苏东坡先生因“乌台诗案”被贬黄州,实际上就等于是被流放。“立德”、“立功”都不可能了,“立言”也受限制,但是胸中的忧愤之气总不能把人憋死呀!就在寒食这一天,苏东坡先生的忧愤之气实在难以压抑,于是像晴空响了一声炸雷,一件彪炳书史的精品—天下第三大行书“黄州寒食诗帖”轰然诞生了。

同时,这也为他的“尚意”说做了明明白白的注解。

以我看,书法是不必投什么师的。你要是投到黄自元的门下,那他教你的还不是“其俗在骨”!过春节写对联没问题,但是与真正的书法没啥关系!倒是把人害了。沈尹默先生就差点儿上了黄自元的大当,亏了陈独秀点拨他,要不,我们就不知道世上还有一个了不起的沈先生了。你看,当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红楼梦》、《水浒》、《三国演义》那一套古典名著的书名写得多好,真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!

孔子说得好:师不必贤于弟子。所以魏启后老先生不主张看那些所谓的指导丛书,因为他们就是那样理解的,他教你也是那样教,这就剥夺了你的独立思考,一旦你入了他们的迷魂阵,那才是欲换凡骨无仙丹哩!

来源:申博娱乐
留言咨询
提交留言 (* 为必填项目)
* 姓名
* 内容
* 验证码
本站所有内容版权归启功书画网所有 未经同意 请勿转载
在线QQ:85024181 启网超级群:195578219,普通群:33906398 或15375143 地址:启功书友会
京ICP备09020470
安全联盟